• <cite id="gzz69"><span id="gzz69"><var id="gzz69"></var></span></cite>
  • <rt id="gzz69"><optgroup id="gzz69"></optgroup></rt>
      <rt id="gzz69"><table id="gzz69"></table></rt><rp id="gzz69"><optgroup id="gzz69"></optgroup></rp>
      <rp id="gzz69"><meter id="gzz69"><p id="gzz69"></p></meter></rp>

      1. <rt id="gzz69"></rt>
      2. 體育 > 正文

        奪冠108天后說再見江蘇足球俱樂部宣布停運

        發布時間:2021年03月01日 10:33 來源:楚天都市報

          □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記者 徐平

          2月28日,2020賽季中超聯賽冠軍江蘇蘇寧俱樂部(現江蘇足球俱樂部)宣布,即日起暫停運營江蘇足球俱樂部。同時,該俱樂部在公告中表示,“在更大范圍內期待社會有識之士和企業與我們洽談后續發展事宜!

          從奪冠到宣布停擺,僅僅經歷了108天,對江蘇足球俱樂部來說,后續如果沒有人接手的話,面對他們的將是解散的命運。

          5年時間,火箭式升空

        2020年江蘇蘇寧隊奪得中超冠軍(資料圖片)
        2020年江蘇蘇寧隊奪得中超冠軍(資料圖片)

          用火箭式升空來形容蘇寧集團接手球隊的這5年一點都不為過。自2015年接手球隊后,江蘇隊僅花了5年時間就捧起了中超冠軍的獎杯,雖然比不上廣州恒大式的奪冠速度,但也堪稱神速。

          與湖北一樣,江蘇足球同樣擁有深厚的群眾基礎。2015年,蘇寧以5.23億元整體收購的江蘇舜天俱樂部,早在1994年就在中國足壇樹旗,并曾獲得過聯賽亞軍及足協杯冠軍。在原本堅實的根基之上,蘇寧大手筆的投入,讓這支球隊的實力得到迅速飆升。在接手球隊后的3個月中,蘇寧在轉會市場上花掉7個多億引援,2800萬歐元拿下拉米雷斯,5000萬歐元簽下特謝拉,后者更是創下了當年中超的轉會紀錄。首個賽季,蘇寧的總投入達到了13億元,位居中超各隊之首。

          除了連續引進大牌球員外,蘇寧還先后砸下重金請來崔龍洙、卡佩羅等名帥。特別是2017賽季,為打動卡佩羅及他的教練團隊,蘇寧開出了1000萬歐元的年薪。當時央視著名主持人邵圣懿曾為此感嘆:“千萬年薪,蘇寧這又得賣多少冰箱洗衣機微波爐!”

          盡管持續的大投入在此前沒能收到立竿見影的奇效——頂著炫目光環而來的卡佩羅自2017年6月接手,到2018年3月離任,在24場比賽中僅交出了8勝7平9負的成績單,創造了職業生涯的最低勝率,但球隊卻積淀了雄厚的人才儲備,像特謝拉、吳曦等,均為中超國內外的頂級球員。正是因為他們的存在,加之2020賽季特殊的賽制、實用派主教練奧拉羅尤的悉心調教,讓江蘇隊在2020賽季最后的爭冠戰中一舉掀翻廣州恒大,在冠軍獎杯上刻下了自己閃亮的名字。

          蘇寧做減法,足球首當其沖

          是什么原因,讓蘇寧無法繼續呢?當然是缺錢!

          在當下的中超,沒有一支中超俱樂部能夠靠俱樂部自身的運營來養活自己。即便是公認為最為成功,兩次問鼎亞冠、八奪中超冠軍的廣州恒大也一直處于虧損中,江蘇隊同樣如此。這5年來,作為背后投資方的蘇寧集團源源不斷為俱樂部“輸血”,支撐著球隊的重量級引援,以及高額年薪、贏球獎金、日常開支等。不過這一持續的巨額投入,到了2020賽季有了“微妙”的變化,欠薪傳聞一直圍繞著這支爭冠的球隊。

          實際上,早在去年9月,江蘇隊中就一度傳出球員罷訓討薪的消息。盡管這一負面消息馬上被俱樂部所辟謠,江蘇隊也一路順風順水奪得冠軍。但在奪冠后,該隊主教練奧拉羅尤公開表達了對俱樂部的不滿,“球隊奪冠之后,除了短信之外,什么都沒有……”

          今年1月29日,在中國足壇各級職業俱樂部提交2020年一線隊運動員、教練員和工作人員工資獎金確認表的最后日子里,受外界關注的江蘇隊如期遞交了確認表,暫時保住了球隊新賽季的注冊資格。但此后,壞消息卻一個接一個:2月26日,蘇寧易購發布年報稱,2020年凈利潤虧損超39億元。而在此前一天,實控人、控股股東張近東及蘇寧電器集團擬籌劃股份轉讓事宜,預計轉讓比例20%至25%,可能涉及蘇寧易購的控制權變化。

          在春節后的首個工作日,張近東在面對蘇寧全體員工的講話中表示,蘇寧正在卸下包袱、輕裝上陣,但同時也沒有了回旋的余地。針對不在零售主賽道的,就要主動做減法、收縮戰線,該關的關,該砍的砍。雖然當時沒有說明減掉的是誰,但現在的這一紙公告卻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燒錢的足球俱樂部就是張近東口中該減掉的業務。

          除了中超外,蘇寧2016年豪擲20億元在意甲收購的國米俱樂部也面臨被甩賣的命運。據外媒報道,蘇寧擬以超過8.5億歐元的價碼向英國私募公司BC Partners出售俱樂部。

          下家難找,不排除就此散場

          隨著這一紙公告,江蘇足球就此告別蘇寧時代。那么,誰會成為新的接手者呢?有媒體披露,在決定“減掉”足球后,蘇寧一直在謀求找到新的接手者,甚至準備“零轉讓”,條件是買家能承擔約5億元的債務,但要想找到接手者卻并非易事。過去的2020賽季,天津天海也發布過“零轉讓”的公告,期待能夠起死回生,但無人問津,最終走向了解散。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不排除蘇寧隊也會步這一后塵。

          在蘇寧易購的股份轉讓公告中稱,其股份受讓方屬于基礎設施等行業。不過由于具體交易方案尚在籌劃中,尚需取得有關部門的批準,所以在公告中,蘇寧易購也表示,這一股份轉讓存在不確定性。即使最后的股份轉讓得以落實,新的控股方能否愿意繼續接手經營足球俱樂部,仍是個未知數。

          倘若無人接手,中國足球將面臨一系列的震動:首當其沖的當屬每個賽季前的超級杯,這一賽事原本是由上個賽季的聯賽冠軍對陣足協杯冠軍。作為聯賽冠軍的江蘇隊一旦缺席,將讓這一賽季前最重量級的比賽無法進行。新賽季的亞冠聯賽,江蘇隊是以中超冠軍身份出戰,分在G組的他們將于4月21日迎來首個對手。他們無法出戰的話,加之山東魯能已受罰,新的遞補者將會是重慶當代。只是后者同樣遭遇到經營困難,讓他們雙線作戰有些勉為其難。

          受到沖擊的還有江蘇隊的球員們,盡管已是自由身的該隊主力后衛楊博宇已宣告加盟武漢隊,吳曦、李昂等核心球員在轉會市場上也一直不乏追求者,但在中超俱樂部普遍緊縮開支的大背景下,他們在轉會市場上如否找到如意的新東家將成為難題。特別是那些競爭力不太強的替補球員,可能會像去年天津天海隊的球員一樣,淪落到中甲或中乙賽場去討生活,甚至直接宣布退役。

          中國足球,何去何從?

          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安穩度日,這大概將是中超球隊日后很長一段時間的生存法則。表面上,中超聯賽正在回歸理性消費,但實際上很多細則對投資人的訴求和從業者的合理利益都有著不小的沖擊。

          如今的中超聯賽,只節流,不開源,這顯然不能是一個長久的理財之道,如果足球始終不能被當作一個獨立的產業來有針對性地對待,那中國足球的職業化年頭即便再長,想要有健康長足的發展也是一件求而不得的事情。

          江蘇隊的今天,不知道會是多少球隊的明天,連中超冠軍的命運都尚且如此,那其他球隊呢?得知江蘇隊停止運營的消息已成事實,其他球隊的球員也深感遺憾和震驚,他們不僅從此少了一個強大的對手,他們也在思考著中國職業足球如今正在經歷的尷尬和困頓,畢竟同為從業者,中國足球的一舉一動都和他們息息相關。即便放眼世界足壇,江蘇隊的經歷都是罕見的,從奪冠到宣布停止運營只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這無疑是中國職業足球的一大悲劇。

        (編輯:裴春梅)
        關鍵詞:
        娘是第一个双修炉鼎_色哥网_小雪早被伴郎摸湿出水了_神马影院在线观看_一本一本久久a久久精品综合_欲求不满的邻居中文字幕